“我只想追赶时间……”(讲述·一辈子一件事)|泸州市新闻

发布时间:2019-09-18

?

  叶连平从事教育事情40年,退休后仍坚持义务补课——

  “我只想追赶时间……”(讲述·一辈子一件事)

  本报记者 徐 靖

  叶连平在修正作业。资料照片

  叶连平早年照片。资料照片

  人物小传

  叶连平:1928年生,祖籍河北沧州,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卜陈学校退休西席。叶连平在普通的岗位上兢兢业业,起劲用知识改变农村孩子的运气,先后获得“天下德育教育先进小我私家”“中国好人”“省优异共产党员”和“省‘五一’劳动奖章”等声誉。2000年,叶连平义务办起和县关工系统第一个校外家庭教育领导站,19年来天天到岗,一钱不受。

  清早还透着微凉,薄雾散溢在野外间,安徽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卜陈村,一位耄耋老人早早来到一间通俗小屋忙碌起来……摒挡稳当后,孩子们背着书包,三三两两地来了。老人微笑着招呼他们坐下,纷歧会儿,屋里就传出琅琅念书声……

  这是通俗的一天。这样的日子,老人已坚持19年。屋子在当地远近着名,叫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;老人叫叶连平,现已92岁,曾从事教育事情40年,退休后仍坚持为学生义务补课。

  “有许多想做的事情没做成,我不甘愿宁可啊”

  第一次见到叶连平,他正在上课。20多平方米的房间充满了岁月的印记:城里早已见不到的老式桌椅、没有锁的旧门窗、写满英语单词的破旧黑板……

  叶连平佝偻着身子,一手背在死后,一手拿着教鞭指向黑板,在讲台上往返踱步。他精神很好,脸上挂着笑容,连皱纹都舒睁开来……“Where color is my T-shirt?这句话错在那里呀……”叶连平声音嘹亮,抑扬顿挫。

  “我喜欢念书,但只惋惜辍学太早。”叶连平叹息道,“年轻时我四处漂浮,蹉跎20多年。在人生最黄金的岁月,有许多想做的事情没做成,我不甘愿宁可啊。”

  叶连平的前半生十分曲折:出生在青岛,读初中在上海,18岁在南京其时的美国大使馆做勤杂工,3年时间里接触到许多民众人物,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;新中国建立后在南京当先生,之后在安徽和县做过工、养过牲畜……直到1978年,卜陈学校的一个结业班一连一个月没先生来教课,有人推荐其时已50多岁的叶连平,让他重新回到热爱的讲台。

  1990年,延迟两年退休的叶连平照旧脱离了讲台。在许多人看来,辛劳泰半辈子,总算可以歇歇了;但叶连平说,那是他人生中最惆怅的一天……

  退休后,四周学校但凡有先生生病了、去职了,他不问待遇、不讲条件,第一时间泛起在学生们眼前,短则几个月,长则几年。就这样代课,一晃又是10年。2000年,叶连平正式开办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,节沐日免费给孩子们补课。19年来,1000多个孩子从这里走出;现在还在上课的,仍有156个。

  “让学生亲眼看看,比上课讲几多次印象都深”

  这天,叶连平特殊兴奋,他的学生江明月来看他了。“我不叫他先生,叫他爷爷。”江明月笑着说。2005年,江明月照旧卜陈学校月朔的学生,由于语文先生暂时有事,她遇到了来代课的叶连平。家访中,叶连平发现江明月的家离学校太远了,以为江明月天天把大量时间花在路上,影响学习,就和她怙恃探讨,让孩子住到自己在学校四周的屋子去。

  今后,江明月在叶连平家,一住就是两年。“叶先生领导我的学习、照顾我的生涯,还联系差别科目的先生来帮助。”江明月说,“一次家访改变了我的人生。”现在在南京事情的她,每当有空就回来探望爷爷。

  像江明月这样的学生,另有许多。

  1993年,叶连平到县办中学代课。“48小我私家挂号在册,课堂里只有22小我私家,这怎么上课?”45天,他骑自行车跑遍了48个学生的家,劝家长、劝学生,硬是把学生凑齐了。结业那年,这个班有11个学生考上中专,而另一个平行班只有3人。“不家访,怎么能完全相识学生的情形、怎么能把他们教好啊!”叶连平说。

  快要20年,他就这样骑着自行车,奔忙在去学生家的路上,直到几年前不慎被撞伤,查出脑溢血加脑膜炎……“现在腰有些直不起来,出不了远门,骑不了自行车,累的时间只能坐在板凳上给孩子们授课、批作业了。”叶连平有些遗憾。

  “先生的事情,绝不止在三尺讲台上。”这是叶连平坚持的理念。他另有个规则:每年带孩子们外出游学两次,观光科技馆、博物馆、义士陵园,花的都是自己微薄的退休金。

  “有一次在南京大屠杀罹难同胞纪念馆,许多孩子都哭了。”叶连平说,“让学生亲眼看看,比上课讲几多次印象都深。”

  “我没有那么亮,能做的微乎其微”

  “曹冬雾,家庭难题,600元;王妹,父病母离异,600元……”一张鲜艳的红纸贴在墙上,这是2018年叶连平奖学金的发放通告。

  2012年,叶连平同乌江镇政府、卜陈学校三方筹款6万元,建立了和县乌江爱心助教协会暨叶连平奖学金。现在,奖学金的规模已达30多万元,发放了7届,惠及132名学生。

  “原想等我‘走了’以后把积贮捐出来做点事,但现在就实现了,我很兴奋。”叶连平说,随着自己的事迹被传扬开,不少学校约请他去授课,不少人来捐钱捐物,他把钱都投入到奖学金里。

  叶连平也和许多高校建设了联系,每年寒暑假都有大学生来。“之前有香港大学的学生来代课,他们的宗旨是快乐英语,寓教于乐,给我很大启发。”叶连平说着,掀开了自己破旧的条记本,检察着记载。

  王简是合肥市一所幼儿园的先生,2014年暑假,作为巢湖学院的一名学生,她来这儿支教过。“我以叶先生为模范,起劲地事情。”王简说。

  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的墙上挂满了锦旗和奖状,其中一个写着:“墟落永不熄灭的烛光”。叶连平摇摇头说:“我哪是什么烛光,我没有那么亮,能做的微乎其微。我充其量是只萤火虫,由于失去的时间太多了,怎么也补不回来,我只想追赶时间……”

  一天上课竣事,叶连平倚在门口,微笑着望着孩子们蹦蹦跳跳远去的背影,眼神里,全是欣慰和期许……

  ■记者手记

  由于热爱 以是奉献

  坐在叶连平老人的课堂里,看着他佝偻的身躯在讲台上缓慢而艰难地移动,脸上却出现幸福的微笑。谁人场景,令人动容。

  叶老真正热爱着三尺讲台。也许,孩子们扬起的微笑、求知的眼神,就会占有他的整个天下,能够让他遗忘以前那些艰难的岁月。总有一些人,虽历尽崎岖,却矢志不渝。他们心地坦然,心里始终拥有热爱,并因此心无旁骛。

  由于热爱,以是奉献,不求索取,这是辛劳,也是幸福,更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。

[ 责编:袁晴 ]